芝士与杰森

GOT7❤
️Jackson❤️
BTS❤️
闵玧其❤️
朴智旻❤️

生日快乐 我滴小嘉

【舅夜】我的一个中单朋友 番外

YueLeng:

三禁 补档 去年12月写的 看过的请无视我~


🐒🐒🐒🐒🐒🐒🐒


一、
苏汉伟打算去韩国旅游时已经不再是WE战队的教练了,他陪着这支队伍走完了他的那一程,终于像当年微笑若风那样卸下肩头千钧重担,放心地把接力棒交给了新一代队员。


从World Elite到Team WE,又重回World Elite,春南秋北,长梦未央,那是他们的荣耀,也是他的骄傲。


此后的雄关漫道,他苏汉伟无能为力了。


偶尔夜深人静时他也会回想起这些年来的职业生涯,lspl那个暴躁的砸熊少年与沉稳的S赛冠军中单之间好像隔了一万年那么久。


如同一杯泛着苦味的黑咖啡,先是长久的苦涩,过后才有丝丝缕缕香气从舌尖泛起来,香得悠长。


也有难以为继的时候,但想想那么多咬牙陪伴的粉丝,他自己职业生涯里的英雄梦想,想想陪他走过那么久的……队友,苏汉伟就觉得,也没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退役时他已荣耀等身,xiye这个ID让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已经不再是洗皇,不再是混子中单和神经刀,而是世界一流中单,是团队核心,是队伍里永远可靠的中流砥柱。


是票选全明星阵容时,所有人心目中无可撼动的CN.mid。


他的成长就像lpl赛区的缩影,一路荆棘又浴火重生,道路不可谓不坎坷,好在结局光明。


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二、


卸下肩上担子的苏老板无事一身轻,骨头缝子里都泛着懒,扎克跟着他离开了基地,彻底开始了给中路当狗的生涯,他窝在家吃了睡睡了吃没事逗逗狗,随意玩一些从前打职业时没机会放纵自己玩的游戏,山中不知岁月久,这与世隔绝的惬意生活过了多少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某天,一个像道闪电般突如其来的念头占据了他内心,像牢牢扎根的野草迎风而长,再也拔不掉。


他很想去一次韩国。


打了这许多年职业,苏汉伟不是没去过那个有桃花与酒、峡谷与他的国度,却从未有机会静下心来一个人去走走,更没机会去悠闲地做点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遗憾。


那就去呗,反正也没什么语言障碍。


苏老板行动力极强,立刻躺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翻起首尔旅游攻略,手机却好死不死弹出个当地酒吧的广告来。


他忍不住想,酒吧到底有什么好的呢,怎么一个两个都争先恐后的要往那里头钻。


那就随便找一个去看看吧。


把点评从第一页翻到第十几页,一眼看到有个酒吧名叫WE,苏老板乐了,虽然心知肚明这多半是因为他队队名起的太过于随意导致撞名了,却还是忍不住点进去看了看详情。


在人生中烙下过深刻烙印的东西总是更容易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哪怕后来那些东西早就从生活里离开了很久。就像他这些年来遇到名字里头有英文单词“神秘主义者”的东西里就忍不住要买回家,家里有个抽屉专门拿来放这个,里头堆了女孩子用的护手霜,粉红色封面的记事本,一个云南买的小镜子,洛杉矶产的香烟,还有南东贤送的海报。


说不定真遇到个WE粉丝能给他免个酒钱呢?苏老板算盘打的叭叭响。


看简介好像不是什么知名的酒吧,评价也不太多,除了名字叫WE,内部装潢看不出任何与电竞有关的意思。


为数不多的评价还有一大半都在说老板长的很好看。


唉,这些肤浅的小姑娘啊,苏老板在心里叹息,你们还年轻,哪知道越好看的人越靠不住,越是桃花眼的人越是容易骗过天下。


下头有条长评却让他愣住了。


有个小姑娘说,她有一次失恋后去喝酒,幸运地碰到老板在场,亲自调了一款酒送她,那酒的名字叫做xiye,独家配方,是不摆在清单上的。


听说xiye是一个人的名字,老板说,那是他的一个中单朋友。


还附了张照片。


酒吧里灯光昏暗,照片也高糊,乍一看还以为是bob拍的,小姑娘体贴地给照片打了马赛克,只露出一只端着酒杯的手臂,那上头绘的交错花纹,苏汉伟再过个八百辈子都不会认错。


他心里一空,旋即百感交集。


中单朋友?早知如此,当年就应该把我变成你的中单男朋友。


颤抖着手看了看上海飞仁川机场的机票,发现也不过一千块而已,苏老板美滋滋给自己买了个最近班次的商务舱。


其实也不是很贵嘛。


三、


那天陈圣俊又一次成功逃避了一场无聊的相亲,推开酒吧门时整个人都还沉浸在被浓烈香水味熏出来的头昏脑胀里,就有服务生过来低声对他说,有位客人来了很久,指名要喝xiye,听说老板不在也不走。


服务生悄悄努努嘴,把客人坐的方位示意给他。


提着的那口气还没松到嗓子眼就又被扎了次心,陈圣俊实在是没什么兴致跟客人多加纠缠,低声交待服务生该怎么招待就怎么招待,就说老板今天不回来了。


他摸出打火机点上支烟猛吸几口,似乎想借着呛人的烟草气驱掉香水令人窒息的味道。


悄悄咪咪推开后门时,不远处卡座里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服务生目瞪口呆,原来这位客人会讲中文啊,看来是老板当年在中国居住时的老朋友,年轻的服务生瑟瑟发抖,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炒鱿鱼。


而他们一向散漫的老板第一反应就很真实了。


陈圣俊一把掐死烟头,做贼似得闻了闻自己手指,又慌忙脱掉外套胡乱地丢在一旁。


“sbad,你拿我名字做了那么久酒名,我都没管你收广告费,现在喝你杯酒都不行?你他妈能不能当个人啊。”


两道来自同一个人的声音隔着倥偬岁月与经年风霜在他耳边交叠,“赶紧的,给钱谢谢。”

【舅夜】我的一个中单朋友

YueLeng:

禁转出禁上升真人


🐒🐒🐒🐒🐒🐒🐒


一、


“我是你爹,苏汉伟。”


陈圣俊说出这句话之后毫不意外的被苏汉伟爆锤了一顿,个子胖小却蕴含着火山能量的中单一边笑一边追着他用小拳拳锤他胸口,“sbad,你再说一遍,谁是谁爹?”


“我不是你爹。”识时务者为俊俊,队霸满意地吹了吹手指,收回了天马流星拳。


“我是你男朋友。”大个子AD不怕死地嘿嘿傻笑,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一眨不眨,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眼里像有一整个宇宙的璀璨星光。


“你妈,老子只要女朋友,你先去泰国变个性再来撩我,滚。”


陈圣俊笑着和他打闹一会,长长的眼睫悄悄垂下来,遮住了眼里无尽的哀伤。


方才那句只要女朋友斩钉截铁毫不作伪,果然是钢铁直男苏汉伟啊。


他没看到游戏里的卡萨丁漏了几个兵。


二、


陈圣俊说不清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苏汉伟的。


就像他说不清当初怎么会在路边的咖啡馆里一纸合约就把自己卖给了WE。


初到异乡的他中文很差劲,只能听懂那几个简单的音节,连自己出门去买个东西都做不到。苏汉伟就用那口蹩脚的普通话教他说中文,结果把他也教成了一种神奇的口音。


简而言之,就是他说中文时别人会一脸尴尬地问他,could you speak English?


……


上海的冬天难得下一次雪。


听小兽说陈圣俊失踪了并且没带手机大雪天应该也不好打车时,苏汉伟理所当然背了这口锅,拍拍屁股认命地出去找人。


说来惭愧,数九寒冬里苏汉伟硬是跑出了一身汗,不是听到旁边有人“酸伟酸伟”地叫他,他几乎就要那么跑过去了。


会这么叫他的全中国也没第二个人,苏老板茫然四顾,险些把自己转成个陀螺,好半天才发现那人正一脸无辜地窝在一个公共电话亭里冲他招手,手里还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关东煮。


气的他过去就是一巴掌,“瞎跑什么?”


陈圣俊委屈地叫起来,“酸伟,why打我?”


“不光打你,还他妈踩你呢。”苏汉伟狠狠跺了他一脚,“以后还敢不敢不带手机到处乱跑了?”


AD被潮汕无影脚踩地嗷嗷叫,不敢了不敢了。


苏汉伟这才消气,把一路上都没顾上撑开的伞塞进他手里,陈圣俊愣愣地接了过来,手里关东煮的签子被抽走了一根。


两个人离得很近,苏汉伟黑眼圈很重,眼睛却是很好看的双眼皮,此刻上面落了化成水的雪花,看得陈圣俊心里直痒痒。


两个人就这么挤在狭小的电话亭里你一口我一口分了那杯关东煮,陈圣俊把苏汉伟护在里头,撑开伞挡住了外头漫天的风雪。


交错的眼神里有纷飞的蝴蝶伴着桃花,忽闪忽闪地在一片银装素裹里落出了整个春天。


三、


苏汉伟其实一直都知道他和陈圣俊的cp。


来中国两年后陈圣俊普通话说得已经很溜了,但还是不太能看懂中文,每次发微博但凡稍微复杂点就要找人帮他输汉字,要么就只好自己打一溜拼音。


像个小学没毕业的弱智。


可是苏汉伟不光小学毕业了,他还念了初中,虽然普通话说不好,但他看得懂中文啊。


他平时并不太用微博,也绝少看私信,但只要打开那个app,多半就会顺手刷一刷属于他们的cp超话,里头许多心思细腻的女孩子捕捉到一幕一幕他们对视的画面,攒一攒几乎能填满一本厚厚的影集。


他自己也惊讶,原来镜头下陈圣俊看他的眼神是这样的啊。


第一次点进去时只草草看了几张图,苏汉伟就逃避似得关了手机,满脑子里都闪烁着陈圣俊那些专注的眼神。


那天晚上他连着做了好几个梦,梦境纷繁复杂各不相同,每个梦里却都有陈圣俊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头的深情让他无处遁形。


惊醒几次后他就不想睡了,自暴自弃地翻滚到后半夜,苏老板气冲冲抱着他的小埋抱枕爬起来对着隔壁的门就是一顿猛敲。


片刻后陈圣俊耷拉着眼皮开了门,头发睡的乱七八糟毫无偶像包袱,看到他在外头站着当场惊了,“酸伟?莫呀?你怎么不睡觉?”


苏汉伟把他推开一点艰难地挤进去,回手关上门大摇大摆地躺上了AD的床。


“不想一个人睡。”


他嫌弃床上的枕头太矮不舒服,扯了陈圣俊的一只胳膊过来垫在脑袋底下,跟着往对方怀里蹭了蹭,满意地命令,睡觉。


陈圣俊抱着他,他抱着小埋抱枕。


后半夜睡的很香甜。


苏汉伟再上超话的时候自己也惊讶,陈圣俊看他的眼神温柔也就算了,他看陈圣俊的眼神是什么时候也开始腻歪吧啦了?


大概……这就是喜欢吧。


四、


WE的队员们都觉得苏汉伟对陈圣俊其实挺好的。


有一天晚上AD出去很久没回来,似乎是有朋友把他约出去喝酒了,苏汉伟担心他喝醉酒又搞出什么意外状况,悄悄找南东贤问到他们常去的酒吧一个人跟了过去。


隔着酒吧明明灭灭的暧昧灯光,他看到陈圣俊和他的韩国朋友坐在一片纸醉金迷里,身边环绕着各式各样的大胸美女。


陈圣俊看她们的眼神和那些照片上看他的眼神一模一样。


那双桃花眼自带深情,眨眨眼就是春光带海棠,注视谁都是相思寄海遥。


一个眼神骗过天下。


苏汉伟蹲在外头漫不经心地扯路边绿化带里的叶子,他踩着脚边横七竖八一地错落的残叶脉络想,这样的姑娘有什么好看的啊?


二次元萌妹不是可爱得多嘛。


陈圣俊这个b的眼光果然问题大。


回去的时候已经没有地铁了,苏老板被迫打车回基地,花了一百多块,他心疼得火烧火燎,一晚上没睡安稳,在心里往陈圣俊头上狠狠记了一大笔。


一个月里他连续敲了陈圣俊三次星巴克,那人每次都眨巴着桃花眼可怜巴巴看着他,但最后都还是给他买了。


其实陈圣俊对他也挺好的,苏汉伟自觉挺队霸,欺负每个人都手到拈来,但其中数欺负陈圣俊欺负的最水到渠成,AD也没什么脾气的任他欺压,从来没表示过什么异议。


苏汉伟真的想过和陈圣俊在一起。


但那次酒吧之后他就不再想了,打车费太贵了。


他付不起。


五、


S8赛季拿了洲际赛冠军后苏汉伟被留下接受采访,那个漂亮的主持人小姐姐先是问了几个常规问题,接着就笑出一脸要搞事的促狭。


她问苏汉伟,粉丝们都开玩笑地把你和mystic叫舅夜cp,你和大舅子为什么关系这么好?


台下一片兴奋地尖叫,陈圣俊停住脚步,远远看了过去。


聚光灯下苏汉伟挠挠头笑了笑,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被放大在场馆的每个角落里,绕梁三尺地回荡在陈圣俊耳边。


他说可能是因为陈圣俊来的时候正好是WE最难的时候吧,回头想想那些日子挺难,虽然说打职业的人通常不怎么表达,可也需要一个人来支撑。


陈圣俊刚好那个时候入队,又一起临危受命打了IEM9,那肯定就和他关系亲近了嘛。


那双桃花眼黯淡了下来。


星光没有了。


苏汉伟结束采访后发现陈圣俊并没有等他,他三步两步跑到休息室找人,AD背对着门口玩手机玩得聚精会神。


他走到背后,正要埋怨这个b怎么不等自己就走了回头起码要敲他一箱旺仔才算完,却看到陈圣俊的手机屏幕上亮着微信的对话界面。


比赛打久了,再看到界面上满屏的么么哒表情包,苏汉伟觉得他眼睛被晃得有点花。


对方的头像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他也没叫陈圣俊,扭头就出门去隔壁休息室找赵志铭和田野吹b了。


六、


陈圣俊退役前队里给他办了个不算隆重却很用心的送别仪式,小兽说他和苏汉伟是WE队史上效力最久的一对组合。


早就比草莓微笑那两个功勋元老久得多了。


那天夜里觥筹交错,一群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捉单放对地拼酒,作为主角陈圣俊理所当然是被针对的重灾区,似乎每个人都卯着劲要杀穿自家下路,没一会他就喝的有点上头了。


饶是如此,苏汉伟端着酒杯过来敬他酒时他的醉意还是立刻都飞走了。


他口干舌燥地听着众人起哄,“小伟你的cp要走了你还不喝个交杯酒?”


“交你妈啊向二狗你当不当人?”


“喝你的吧哪那么多废话,别人好歹是你三四年的绯闻对象,这么绝情的吗。”向人杰嫌热,把上衣一脱,抱着个膀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敲边鼓。


苏汉伟一眼瞪过去,队霸威风凛凛地震住了向二狗,却还是踮起脚跟勾住了陈圣俊的手臂,做出个标准的交杯酒姿势。


不能喝酒的中单一仰头把那杯酒喝了个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陈圣俊,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第二天陈圣俊回国的时候苏汉伟没去送他,据说是前天晚上那交杯酒给喝醉了,为此不当人的bob还专门发了小作文嘲笑他。


“在机场送mystic回韩国,大家都来了,包括微笑和草莓他们,但小伟没来。


苏老板昨天非要逞强说自己能喝,结果一杯下去喝多了,今天谁也没能把他叫起来。”


传说中谁都没能叫起来的人抱着陪了他几年的小埋抱枕趴在自己床上,手机屏幕上是那个熟悉的超话界面。


他随手刷了几条,看着萌过他和陈圣俊的小姐姐们一边难过流泪一边说,至少他们陪着彼此好好地走过了这几年时光,一路从保级打到S赛冠军,没有被转会分开,没有在赛场上做过对手,就连退役也退役在同一支战队,已经是电竞圈里难得的美好结局了。


游戏也不能打一辈子,总要退役,不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吗。希望两个人退役的也好,还在征战赛场的也罢,以后都要一直走花路,也不枉大家真情实感一场。


她们在微博里互相安慰,其实这样也好,自始至终他们都只是单纯的友情,一切都是我们脑补出来的,都是我们意难平。


苏汉伟偏头蹭了蹭抱枕,有点扎心。


他想,可惜啊,意难平的不止是你们。


七、


服完两年兵役退伍时WE战队的前AD选手已经二十六岁了。


二十六岁在韩国不算什么很晚的婚龄,可也绝对早就算是适龄了。


退役后他没再碰过任何电竞相关,在首尔开了个酒吧,生意也还不错,每天的日常除了忙就是被家里人催着交女朋友。


后来被催烦了,他干脆整夜整夜住在酒吧,陪有故事的客人聊聊天,充当那个“我有故事你有酒吗”的你。


偶尔遇到实在投缘的客人,他会卷起袖子露出那双花叶交缠的手臂,熟练地调一杯酒。


他告诉客人,这酒是他自创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有些客人会笑着问俊美的老板,“喝起来很棒,听起来也很有故事,它叫什么名字?”


听到别人这么问,陈圣俊只是笑,告诉别人,这酒的名字叫做“xiye”。


“x—i—y—e。”他低垂着眉目,一个韵母一个韵母地认真发出这个ID主人曾经教过他很多次的拼音,舌尖上绕着无数爱而不得的温柔。


“xi……ye?是一个人的名字吗?”几乎每个人都会追问。


“我的一个中单朋友。”


END

❤️❤️❤️❤️

王Puppy✨:

一位粗卡~
虽然这样有些搞笑,但我们基依旧帅!

王Puppy✨:

在所有的韩综下架后,还能继续看你的节目真开心。
拜托了冰箱第三季,你又回来了~

转载自:Got7王嘉尔